中国红牛向天丝索赔37亿广告费一审驳回 将继续上诉

记者 郑菁菁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绕西湖跑玫瑰花

作为全球化企业的安邦,目前的总资产1万7千亿,我们响应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第一个进入了欧盟中心比利时,第一个进入了欧洲的门户荷兰,是第一个进入了韩国和美国寿险市场的中国公司。我们最近在投资同仁堂,我们希望借力资本帮助中国老祖宗留下的中医药企业走向国际,我们将会运用自己的国际网络支持他们进入国际市场,还有我们投资的金风科技,这是绿色能源企业,我们如何让整个地球更加美好,只有更多人做这种绿色的投资才能让这种中国优秀企业走向全球。我们会支持资本市场的优秀公司。洛阳失联女孩遇害

二是基层计生服务管理能力面临考验。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表示,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恰逢卫生、计生机构调整,按进度,省级卫生和计生机构合并今年完成,乡镇、街道一级机构整合明年完成。此间,应尽量减少基层计生人员受机构调整影响情绪波动,放松和削弱计生工作。女子控诉王子性侵

在头版报道习近平,对于党报来说并不稀奇。但在头版大篇幅报道习近平往事,却不寻常。侠客岛认为,这风气,是从2013年的《河北日报》开始的。若风道歉

9号,在安徽滁州,一辆满载砂石的自卸车发生侧翻,而当时一名环卫工人正在路中央打扫,而幸运的是,环卫工躲过了飞来横祸。退伍军人被顶替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